欢迎光临晋宝斋!
【西河宿耆 文壽齊頤】—— 靳忠

汾陽,汾河之陽,古稱西河。物華天寶,人傑地靈,明賢眾多。傳靳氏祖先亦盛於此,這裏不碎語。

文景明先生,我早有聞,知其是深居於杏花村,深耕於硯田的書苑宿耆,但一直未曾謀面。今年盛夏,驅車登門造訪,才得以相見,只見先生精神矍鑠,睿智謙遜,慈祥和藹,很是親切,聽先生以濃厚的鄉音講述心路,品評藝術,漫談汾酒,沒有虛話,沒有套話,真誠而又平實,我很是受益,更有幾分懊悔,真不知道自己這些年都忙些什麽?我來晚了!

席間,我感受到了先生樸實的傳統思想、本真的文化境界、执著的藝術精神,集腋成裘的務實理念、與人為善的處世原則、平淡超然的生活態度,高山景行,我膜拜了!

先生是本分的山西人。閻錫山先生曾評價山西大學的學生:『因受山西民風的影響,大部是淳樸敦厚,勤儉耐苦,實事求是,不務表面。常人有五分願表現十分,他們有十分只表露五分,甚至無分。』作為出自山西大學校門的文景明先生正合於此。他淡泊明志,寵辱不驚,他可以把憂愁借一杯汾酒稀釋,把失落冲散為點點杏花,閑看庭前花開花落,漫隨天外雲卷雲舒,他雖曾有過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的光環,也有過中國酒文化第一座博物館創辦者的功名,但是他看得很淡很淡,少與人言。先生與我說,他很欣賞張頷先生名句:『深知自己沒油水,不給他人添麻煩』,或許先生常以此自律。

先生是純粹的文化人。他不被塵世繁華所惑,獨居杏花村,在生活中修行,在修行中生活,他眼中的世界很寧靜,並伴有一份優雅的心境,一種典雅的氣質,一種古樸的情懷,與他同坐一席,便能感受出先生平凡而又高雅的風度;他一生都在追夢,追『汾酒夢』,他寄情於汾酒,奉獻於汾酒,後輩說他是汾酒文化的奠基人,實不為過;他有『學而知不足,舞而知袖短』的自覺,認為學問是一輩子學不完、問不盡的事,談到傅山,談到張頷,他有一份癡情,一份謙卑,他曾交遊雅集,廣結名士,與錢君匋、衛俊秀、姚奠中、張頷、林鵬、陳巨鎖諸位先生友善,虛心求教,共同切磋,探求真諦,他有日積月累的學養,學富五車的修為,高於凡人的參悟,自身靈魂的升華,熠熠生輝的品質。同時先生還是位有風骨的老人,他曾慨嘆:山西書法界怪事多,這無疑表現出了老藝術家對山西書法藝術發展的焦慮和責任。

先生是执著的寫字人。駐足於先生整潔的書齋,見案頭上壘著一、二十本冊頁,先生說這都是些學書心得和累積日課,翻開來看,全是朱絲欄紙中端端正正的小楷,心中更生幾分敬畏。先生又說這些只是近日之作,他數十年清心獨處,筆耕不輟,以至書櫃中書冊百倍於此。先生年近耄耋,如此的勤奮與嚴謹令人驚嘆。先生有雷打不動的日課,或看書,或研習,或臨摹,從不懈怠,更不間斷。他靠書本滋養自己的靈魂,靠先賢的智慧為自己壘起一個令世人敬仰慕的高峰。他沒有熱衷東奔西跑赴會表演,更沒有急於抱持片紙換取銀兩,當今能做到這點,能有幾人?

先生的書法與其人的品格一樣,是極其樸實和率真的,並帶着這一特質在書法的世界裏追古逐新。他尊崇傳統,從篆籀、漢隸到魏碑、唐楷,從魏晉書風到宋明經典,無不苦心研習,參悟先賢書作之妙,他浸染晉唐書風,精研青主、子英,根深葉茂。先生很睿智,不拘泥於古,又博采眾長,再自成風貌。他的字沒有脂粉氣,沒有花拳綉腿,他的書法語言儒雅而深沉,平實而自由,在傳統的筆墨點畫中,流露出的是真性情。衛俊秀先生曾評價說:『穎脫不群,結緣翰墨有所守焉。喜其元氣足、筆力健而飛躍活潑。一次精於一次,深思熟慮,進乎內在的成熟,故能運筆轉自如而不隔;日新月異,曉道義之無窮而不惑。』

先生曾自謙說,自己不是什麽棟梁,而是一顆小草。『棟梁』、『大師』暫且不論,先生的人生態度和治學精神值得我們學習,亦是我等後輩的楷模。

當我告辭的時候,頓生為文景明先生辦一個展覽、出一本書集的想法。當下書壇需要風清氣正,也望這本書集能註入一股清流、一陣清風。

 

靳忠丁酉仲秋寫於晉寶齋

 

http://admin.jbzart.net
版权所有:山西省晋宝斋艺术总公司 晋ICP备14008716号 总部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大街37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