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晋宝斋!
寥寥数笔写真情 腹有诗书气自华——我读靳忠的画

靳忠先生有言:画画的意义不在于形象存在的本身,而在于形象所负载的含量。这段话,是欣赏靳忠画作的门径。他的画要读,画上题写的文字更要读。有些画的题跋很有意思,试举一二:浮华半生虚,只需一壶茶;雪中孤影老枝风骨;站在山头你为峰,落入深渊你无影;做人要像壶一样乐观,屁股都烧红了还有心情吹口哨;茕茕鹧鸪东走西顾,衣不如新人不如故。诸如此类不胜枚数——

可以看出,这些多少带有哲理意味且略含苦涩的文字都是有感而发的,而触发画家思绪的正是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物象。因此,要欣赏这些画,就要知道画家为何被这些对象感动,而画家被激发起的又是怎样的一种情思。弄清了这些,也就把握住了作者赋予作品的涵义。而此时,这种感发就给作品带来了某种意味,使作品具有了画外之音,象外之象。换句话说,画家此时已赋予绘画具有了诗的意境。这正是中国古典诗词比兴的创作方法。靳忠先生以画造境,可谓画中有诗,而画中的意境,正是形象所负载的含量。这就决定了他的画不是一般画家的画,按传统的说法,叫做文人画。

中国绘画自来就有职业画家与文人画家之分野,职业画家是指以作画为谋生手段者,而文人画家则是指有较高文化修养且不以画画为生,仅以抒发胸臆为主的业余画家,也被称为文人画家,靳忠先生当应属于后者。

创作的特点决定了画家的审美取向,靳忠的画,继承了徐渭八大一路的画风,而指画则承续清代指画大家高其佩率意洒脱的风格。他的画追求朴拙高古,笔简意浓,无论是画面的处理或笔墨的运用都体现出简洁洗练的特征。靳忠先生倾情于指画与章草,两者都是传统书画的极致,这自然与他很高的鉴赏力有关,但我想更与他的性格学养有关。取法乎上,不落窠臼,是他站在文化的高度对传统艺术深刻思考的结果,而这正是当今书画界许多画家难以望其项背的。

靳忠是一位多产的画家,但他从来不画重复的画。他的多产在于他能够始终保持创作的热情,把目光放在现实中,随时随地观察生活,随时都在捕捉生活中引发思绪的物象,又能把瞬间产生的火花及时记录下来,有多少感触就有多少画。情动于中,喜怒哀乐皆有所托,一草一木皆有情,一山一水皆入画,兴之所至,不计工拙,一吐为快。画家的感情越丰富深厚,对生活的感触就越多,对生活的思考也就愈深刻,蕴涵在艺术中的意味就愈深。文以载道,画亦载道,画画是为了抒情言志,这是靳忠先生创作的特点,也是他多产的原因,亦是他最为可敬之处。

靳忠又是一位勤奋的画家,有诗记曰:“我愿每日写一纸,虽片言只语不愧其少;我愿每月作一图,虽粗鲁浅显不觉其病;我愿每年行一事,虽无大成而不厌其烦,日积而月累,寸阴不荒疏,随心而言语,是为记事焉”。可以看出,靳忠是一位踏踏实实做事的人,不愿虚度时光,浪费生命,因此他刻苦的读书;用心的思考;不断的观察;勤奋的动手,每天都有新作问世。自古以来凡有成就的艺术家,首先是个超越常人的辛勤劳动者,缺了这一点,再大的天才也不可能成功。在不断日积月累的劳作背后,我们看到的是一位不知辛苦,不知疲倦的耕耘者!

靳忠绘画的题材广泛,山水人物草木皆有所涉,其中有些画达到很高的水平,笔墨意境皆臻完美,如:《荷塘清韵》,形式新颖;手法别致。《中条山写生之一》,疏落有致,笔意简洁。《蜗牛图》笔简神足,大家手笔。《石女嫁的蒲家郎》浓郁的书卷气。《不知天有多高》以神写形,形神兼备。《浮华半生虚,只需一杯茶》神全意足,自然天成。《寒风袭面雪花飘》构图奇绝,意境深远,《陋室铭》画面灵动,虚实有致。《时有香来》人物诙谐,神全意浓。佳作颇多,恕不一一举例了。

我以为,靳忠先生的创作在艺术上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这是因为他虽然创作实践的时间并不算长,但却取得了骄人的成果。如果画家能给予创作以更多的投入,如果能对中国绘画的自身语言给以更多的关注,则其在艺术上的成就将是无可限量的。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笔墨具有相对独立的审美价值,既是技巧也是艺术语言,具有无限丰富的表现力,充分发挥笔墨的创造性,无疑是抒情造境必不可少的手段。文学艺术历来都有文野之分,质胜文则野,文胜质则史。如能运用丰富的绘画语言来抒发自己的内心世界,必定会在艺术的表现力与造境上获得更大的自由与更高的境界。

我真诚地期待着靳忠先生的成功!

 

戊戌仲春三月初八完稿于长安朝闻斋  陈玄

 

 

 

 

 

http://admin.jbzart.net
版权所有:山西省晋宝斋艺术总公司 晋ICP备14008716号 总部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大街376号